<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乔家大院 >

乔家大院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9-27 07:03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该剧以乔家大院为背景,讲述了一代传奇晋商乔致庸弃文从商,在经历千难万险后终于实现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故事。 2006年2月13日,该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该剧以乔家大院为背景,讲述了一代传奇晋商乔致庸弃文从商,在经历千难万险后终于实现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故事。

  2006年2月13日,该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首播。2007年,《乔家大院》在第3届电视剧风云盛典上获得2006年中国内地电视剧收视冠军

  清朝咸丰初年,山西省祁县乔家堡乔家大东家、一代巨贾乔致广生意失败,病重去世。乔致广当家时,乔家在包头因和对手邱家争做霸盘生意导致银两亏缺、货物滞销。股东、商家纷纷上门讨要股银和货款。危难之际,不但没有商家愿意借银子帮助乔家渡过难关,反而都窥视着乔家的产业伺机瓜分。乔家大太太立即命人召回在太原参加科举考试的二少爷乔致庸,并强迫他放弃青梅竹马的恋人江雪瑛,迎娶富甲一方的绰号“山西第一抠”的陆大可之女陆玉菡,并接管家事成为乔家新任大东家。

  乔致庸本不愿意作生意,更不愿意与富家小姐陆玉菡结婚,但面对乔家众人的跪求和殷切希望,本有望金榜题名的他,但为了哥哥放弃了科举,弃文从商背负着乔家大院的兴衰荣辱,乔致庸忍痛答应。孙茂才,一个经验老道的穷秀才。在太原赶考时曾和乔致庸有过数面之缘,更曾与乔致庸在龙门口舌战主考官,此时他得知乔家有难,也来投奔乔家帮忙。

  乔致庸一行及时赶到包头,暂时稳定了混乱局面。在包头众人疑惑的眼光下,乔致庸兵行险招,顶着莫大的压力有条不紊地酝酿着自己的计划。陆大可意外地再次借银子使得乔致庸战胜了达盛昌,并由于乔致庸的宽容大度,乔家与达盛昌化干戈为玉帛,由于在这场争斗中达盛昌的大掌柜崔鸣九被抓,其弟崔鸣十对乔致庸十分怀恨。

  乔致庸针对包头各分号欺蒙客商等行为大刀阔斧进行人事变更并制订了新店规,保证了乔家生意稳定的同时也逐步建立了以“诚信”为首的商业秩序。乔致庸以“义、信、利” 赢得了包头众商家、股东的支持和信任,乔家的生意又开始重现生机。

  乔致庸回到祁县,陆玉菡的温良贤惠感动了乔致庸,夫妻二人最终如胶似漆。而此时的江雪瑛却因伤心过度,大病不起。乔致庸从一个叫花子身上偶然买到一张百年商路地图,潜心研究后发现因太平军作乱而封锁多年的茶路蕴藏着巨大商机。乔致庸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带着各商家不怀好意的股银南下前往产茶胜地——武夷山。半年之后,正当大家盛传乔致庸在南下途中遇难,准备瓜分乔家家产的时候,乔致庸带着为各家采办的茶叶回到了祁县。随后,乔致庸又北上恰克图,直到中俄边境,凭借着“义、信、利”和俄国商人签定了长期合作贸易合同。至此,南至武夷山,北到恰克图的这条封锁多年的茶路被乔致庸疏通,千万茶农也因此得救。

  在贩茶汇兑银票的过程中,使用银票的方便快捷使乔致庸对票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过一番了解,乔致庸不顾孙茂才极力反对毅然前往北京,力排众难,开设票号,提出“汇通天下,货通天下”的口号。随后前往江南四省开设票号并希望可以帮助朝廷汇兑官银。孙茂才由于生意上意见的分歧和乔致庸逐渐产生了矛盾。此时的江雪瑛早已嫁入并掌管何家,对绝情绝意的乔致庸恨之入骨。江雪瑛的丫环翠儿偶然看到了乔致庸偷偷埋葬太平军将领的事情,江雪瑛得知后一纸诉状将乔致庸害入天牢。乔家上下无奈,朝廷下令圈禁乔致庸并要求一笔数量巨大的银两,此后的乔致庸心灰意冷,在家里一躺就是十年。孙茂才说服了大太太曹氏,想要顶替乔致庸掌管乔家家业。乔致庸思忖再三,不能再忍,将孙茂才赶了出去。

  十年后太平军覆灭,朝廷对乔致庸的圈禁令解除,但由于时局动荡,乔致庸依然无法出山从商,只能继续韬光养晦。在一次灾民潮中,乔致庸毅然决定,倾家荡产为十万饥民开设粥场,当官员胡叔纯赶到的时候,乔致庸却藏了起来。

  又一个十年后,朝廷出兵北伐,左季高代表朝廷希望能向乔致庸借银助军,久居家中的乔致庸欣然同意。战争结束,因孙茂才的陷害,朝廷竟然要赖掉这笔银两。乔致庸气不过,上京讨要,再次被捕入狱。朝廷对如何处置乔致庸感到有些为难,便调来了二十年前被乔致庸打出家门的孙茂才为案件的主审,想把逼死人的罪名推给孙茂才来背。孙茂才与乔致庸在狱中相见,感慨良多,孙茂才喃喃地说,你我可真像两只蚂蚱拴在了一根绳子上啊。

  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仓皇出逃。乔致庸不顾众人反对,给朝廷捐银逃难。慈禧太后解除了各地商号禁止汇兑官银的禁令,乔家生意从此蒸蒸日上。几十年过去了,陆玉菡去世,乔致庸和江雪瑛已经是垂暮的老人,两人再次相见,一生的恩怨情仇,竟然在三言两语中瓦解冰消

  咸丰初年,山西乔家堡乔家少爷乔致庸辞别重病的哥哥乔致广,与青梅竹马的恋人江雪瑛一起到太原府赶考。在太原遇到了卖花生的穷秀才孙茂才,并帮山西富商陆家的大小姐陆玉菡解围。

  乔致广病重去世,乔家银库亏空,大太太无奈叫回在太原参加恩科考试的乔致庸。乔家四爷乔达庆带领众本家上门讨要股银。家难当头,大太太欲将乔家家业传于乔致庸掌管。

  邱、水、元三家密谋吞并乔家店铺及老宅。乔致庸无奈之下答应接管乔家家事并借乔致广发丧拖延时间。大太太希望通过与富商陆家联姻解乔家燃眉之急。江雪瑛家也正逢榆次大富常家来提亲,江父本就不同意雪瑛与致庸的感情,欣然答应。

  乔家举办了声势浩大的葬礼,乔致庸和江雪瑛偷偷相见。翌日,乔致庸登门拜访陆家提出借银救急一事,陆玉菡认出乔致庸就是曾经帮她解围的男子,大为倾心。达盛昌大掌柜崔鸣九阴谋借江湖土匪刘黑七之手陷乔家于更加不利的境地。

  乔致庸聚集众家工练武御敌之时,孙茂才突然深夜来访。二人商定以老宅做抵押向达盛昌借银子,并由乔致庸用诚意请出镖局老英雄戴二闾。几天后,刘黑七果然来到。

  刘黑七一行以大太太及其子为人质相要挟,乔致庸受辱赔礼暂时化解了这场灾难。陆大可同意借银子给乔家。送往包头乔家店铺救急的银车出发。崔鸣九的弟弟崔鸣十接替哥哥出任达盛昌大掌柜。

  乔家在包头的店铺面临股东讨债撤股、伙计辞号罢工。乔致庸及时赶到包头化解了危机并拉开了与达盛昌较量新的序幕。

  乔致庸返回祁县,内有本家讨要股银,外有崔鸣九派人盯梢。为保护银车回祁县,乔致庸用计联合镖局和官府围歼了刘黑七,逮捕了崔鸣九。股银退毕,大太太决定即日到陆家提亲。

  陆大可答应了和乔家的婚事。乔致庸虽然心念雪瑛,但是面对大太太等乔家众人的苦苦哀求,万般无奈地答应了婚事。雨夜,乔致庸和江雪瑛的再次见面,面对江雪瑛的热情,致庸心如刀绞。

  声势浩大的乔致庸婚礼如期举行,江雪瑛听说此事后伤心欲绝,托人给乔致庸带来曾经的信物希望感情能有个了断。新婚之夜,乔致庸弃新娘于不顾,前往江雪瑛处。

  陆玉菡得知乔致庸和江雪瑛的事后彻夜未眠,乔致庸的冷淡更是令她寝食难安。新人回门之日,陆玉菡婉拒了大太太转交的乔家银库钥匙。经过女儿的百般恳求,陆大可再次借银子给乔家。

  面对乔致庸的冷漠,陆玉菡心灰意冷,决意连夜回娘家。大太太的劝告、陆玉菡的哭诉,乔致庸明白了陆玉菡的情义,深受感动之余幡然醒悟。包头生意告急,乔致庸再次出发前往包头。

  在包头众人疑惑的眼光下,乔致庸顶着莫大的压力有条不紊地筹备着自己的计划。陆大可意外的再次借银子使得乔致庸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达盛昌逐渐地进入了乔致庸设计的圈套之中。

  达盛昌最终宣告失败。经过与孙茂才等人一夜的争论,乔致庸决定亲自登门与达盛昌握手言和。

  乔致庸的仁义之举感动了达盛昌邱东家,更赢得了包头众商家的支持和信任。达盛昌大掌柜崔鸣十对乔致庸依旧怀恨在心。乔家包头商号的众掌柜、伙计因不满乔致庸的某些做法,纷纷递上辞呈。

  乔致庸针对包头各商号欺蒙客商、任用私人等行为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人事变更并制定了新店规。新店规允许伙计顶身股,破了商家的规矩,虽激起了个别人的不满情绪,却在乔家包头生意转危为安后进一步激发了伙计们的热情。

  乔致庸返回祁县家中。喜讯传回,乔家上上下下欢天喜地忙做一团。乔致庸和陆玉菡小别胜新婚感情更添浓厚。陆大可在嘻笑怒骂间表达了对乔致庸新店规的不满。大病初愈的江雪瑛在路上偶遇乔致庸夫妇。

  江雪瑛心痛之余同意了和榆次何家的婚事。朝廷的海防捐款派发到祁县,乔致庸带头捐以重金响应号召。朝廷嘉奖过后,希望乔致庸花银买官被乔致庸拒绝。

  江雪瑛在家清点何家的彩礼,陆玉菡突然来访,谈话不欢而散,江雪瑛又放弃了嫁何家的念头。乔致庸偶得一张百年商路地图,爱不释手,并发现巨大商机,决定亲自恢复这条商路。

  乔致庸着手准备南下贩茶却遭到乔家众人一致反对。面对巨大的利润,水、邱、元三家纷纷掏银子入股。乔致庸说服了家人准备出发时,却想起还有刘黑七这么一个仇家,不禁有些担心。

  乔致庸按照孙茂才的计策,以情理说服了刘黑七一起南下。出发前乔致庸和车夫铁信石一番对话,铁信石欲言又止似有隐衷。在全家嘱托下,不知道陆玉菡怀有身孕的乔致庸踏上南下之路。

  南下途中,刘黑七等人趁乔家众人不备,驾船投靠了太平军。乔致庸一行平安到达武夷山,顺利谈成生意。在回乡路上,乔致庸心念刘黑七,上岸休息之时,陷入官军包围之中。

  官军是被崔鸣十买通的,知府准备私吞货船后杀人灭口。关键时候,刘黑七率太平军前来,杀了官军,救了乔致庸,崔鸣十在祁县传出乔致庸即将被斩的消息,一时间祁县各家上下各怀鬼胎、人心惶惶。乔家二奶奶陆玉菡早产。

  乔致庸在千钧一发之际平安归来,陆玉菡也生下了儿子。祁县城内各商家都来验货道喜。江雪瑛下嫁何家不久随即守寡。乔致庸听说后到当年一起去过的财神庙,巧遇江雪瑛。

  孙茂才半路追回要和江雪瑛一起远走高飞的乔致庸。乔致庸出发北上送茶到蒙古。江雪瑛经历财神庙的事,性情大变接管了何家家事。乔致庸一行率领驼队进入沙漠。

  乔致庸一行历尽千辛到达此行贩茶的目的地,并和俄罗斯商人签订了长期贸易的协议。临行前,乔致庸考虑到大量货银携带不便,将其全部换成了银票。

  江雪瑛隐瞒实情假装怀孕欲迁居京城开展何家生意。乔致庸为子侄和乔家众人请来教书先生,在兑换银票的过程中,银票的方便快捷使乔致庸对票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乔致庸不顾孙茂才的劝阻执意要进入票号业。年关将近,乔致庸会见伙计、分发红利、宴请掌柜并说明第二年兼营票号的计划。新年来到,乔家和祁县各家张灯结彩欢度新年。

  邱、水、元三家商定不和乔致庸合作开票号。乔致庸一意孤行,孙茂才提出要离开祁县暂别乔致庸。陆大可主动提出以和乔致庸合股贩丝绸的方式帮助他建立票号。

  陆玉菡当掉翡翠玉白菜支持乔致庸,乔家第一家票号终于在北京开张,却面临老票号广盛源的重重阻挠。

  乔家票号和老票号广盛源的竞争愈演愈烈,乔致庸一度陷入为难境地。千钧一发之际,陆大可及时赶到北京巧妙地化解平息了这场争斗。

  广盛源大掌柜成青崖与致庸互相谅解,两家更结成了相与。乔致庸南下,在江南挂牌开张了新的票号。崔鸣十上次没有害死乔致庸心有不甘,借为达盛昌采办货品的机会,到临江茶山找到孙茂才。

  乔致庸、孙茂才等人在广州会合,再次讨论开办票号一事,意见不同二人不欢而散。广东官吏测试乔致庸的票号是否能够汇兑银两,长栓千里奔波,完成任务回到广州。

  孙茂才擅自做主在票号里加入官府的股银,乔致庸得知后非常失望并和孙茂才产生了矛盾。致庸回到北京后,传言太平军即将打入京城,京城内乱做一团。

  江雪瑛已经成为大富,多年来不计亏空暗中和乔致庸在生意场上较量。太平军最终没有杀入北京,还擒获了加入太平军的刘黑七斩首示众。乔致庸念及旧情,深夜偷出尸首埋葬,不料被翠儿看到。江雪瑛得知后告发朝廷,乔致庸获罪入狱。

  江雪瑛偷偷到狱中看到遍体鳞伤的乔致庸,心生恻隐。孙茂才、陆大可先后赶到京城商量对策。陆玉菡在祁县听说后也随后赶来。

  陆玉菡往返于北京和山西之间筹措银两。经过旧相识胡大帅的担保,朝廷同意可以让乔家拿出巨资后释放乔致庸。陆大可毅然卖掉全部家产解救乔致庸,却仍然不够。雪瑛悄悄命人为致庸凑齐了这笔罚金。

  乔致庸出狱,崔鸣十私下劝说孙茂才应该由他来接管乔家生意。一个月后,孙茂才以保乔家度过难关为由提出要和大太太平起平坐,并要求以后和乔家对半分利。大太太被孙茂才说动,提出从乔致庸手中收回乔家家事。

  乔致庸揭穿了孙茂才的阴谋并把他打出乔家,孙茂才欲投靠达盛昌,崔鸣十却翻脸羞辱了他一番,孙茂才无奈离去。几次设计,都没有害到乔致庸,崔鸣十使出了最后一招,他约见铁信石,并威逼利诱他杀死乔致庸,关键时候,铁信石没有杀死乔致庸,反而是镖杀了崔鸣十。

  陆大可病重去世,临终前叮嘱陆玉菡护住乔致庸。乔致庸来晚了一步,在陆大可的坟前痛哭。翠儿和长栓偷情被发现。陆玉函准许了他们的婚事,翠儿辞别了雪瑛,与长栓成婚。

  陆玉菡隐约猜到当年顶下乔家生意救乔致庸的事情与江雪瑛有关,翠儿支吾不语。太平军覆灭,朝廷对乔致庸的圈禁令解除,乔致庸以为可以继续实行汇通天下的宏愿,但是新任大掌柜以时机未到为由劝说乔致庸继续隐忍。灾民路过,乔致庸开设粥棚赈济灾民。

  在翠儿恳求下,江雪瑛开设粥棚替乔致庸分担灾民。朝廷准备发兵出征,乔致庸决定借银助军并运送粮草。一年八个月后,乔致庸平安归来,铁信石战死疆场。朝廷听信孙茂才谗言不归还战前所借银两,乔致庸上京讨银。

  乔致庸再次入狱,朝廷左右为难之际,调出早已为官的孙茂才主审乔致庸一案企图借刀杀人。孙茂才趁人之危向乔家大太太提亲。大太太无奈应允,乔致庸出狱。

  婚礼当天,大太太服毒自尽,孙茂才没想到自己竟然逼死了她,愧疚之下疯癫。乔致庸出狱后患病不起。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京城,慈禧太后仓皇出逃,到达祁县后,乔致庸不顾其他人的反对,给朝廷捐银逃难。

  慈禧太后解除了各地商号禁止汇兑官银的禁令。乔家生意从此蒸蒸日上。几十年过去了,陆玉菡去世,乔致庸和江雪瑛在陆玉菡的葬礼上见面,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雪瑛走后,乔致庸在百感交集中闭上了双眼。

  出生于山西祁县乔家,原本一心只想学以致用,报效国家,却因大哥突然病故,临危授命,投笔从商。其间历尽坎坷,饱受同行及朝廷的打击迫害。仅为救10万灾民和为朝廷筹措平乱粮草两件事,乔致庸就几乎两次倾家荡产。乔致庸为了实现汇通天下,不得不听从朝廷的安排,把自己软禁在山西老家20年,另外相濡以沫60年的爱妻突然过世,更让他感觉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在向爱他一生、也恨他一生的恋人江雪瑛叩谢当年的救命之恩后,他阖然辞世。

  陆玉函漂亮却不张扬,有心机却也善良。她懂得做生意,算盘打得比帐房先生还好,却甘心做乔致庸背后的小女人。她敢爱敢恨,敢作敢当,当初是自己暗许的婚事,嫁过来发现坏了乔致庸和江雪瑛的好姻缘,她却能扭转乾坤,一步一步赢得乔致庸的认可。

  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也是一个被爱情毁了的女人。江雪瑛不能跟自己心爱的男人斯守终生,是当时情势所致,但此后她一生都活在痛苦、凄凉、孤独中,却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爱情,她动用何家庞大的财力,在生意上处处跟乔致庸作对,甚至借机告发,把乔致庸投入天牢,最后虽拿了300万两银子救出乔致庸,却使乔家每年都得向朝廷缴纳150万两白银。

  聪明绝顶,才智堪比乔致庸,起先是一个在贡院卖花生米的穷书生,与乔致庸一见如故,志同道合,为乔家的生意兴隆立下汗马功劳。却因一时贪念,想娶被乔致庸视为母亲的大嫂,进而取得乔家一半的产业,而被乔家扫地出门。之后极不聪明的找到在生意上一直与乔致庸作对的崔鸣十,想谋一份职业,被崔鸣十毫不客气的拒绝,潦倒街头。后来他做到刑部郎中的职位,成为乔致庸偷埋刘黑七尸体一案的主审。在大奶奶自尽之后,他远走他方,最后客死异乡。

  曹月枝是乔家大奶奶,她是操持家务的一把好手,在自己的丈夫乔致广身亡后,她毅然让乔致庸当家。但在见到孙茂才后,她的心思活动被乔致庸严厉申斥。也许是有愧于心,在乔致庸入狱而孙茂才提出以娶她为条件放乔致庸一马后,曹月枝不顾世俗的闲言碎语,以50岁之躯下嫁孙茂才。最后,在与孙茂才洞房花烛夜的当晚,曹月枝服毒自尽。

  1:在剧中,陈建斌要从乔致庸19岁一直演到89岁,剧组的人都称陈建斌为“戏疯子”,因为他“从不按常理出牌”,导演事先准备好的路子,他却一定要打破

  2:陈建斌为了准确把握晋商乔致庸的性格特点,他整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细细研究剧本

  3:为了塑造好角色,蒋勤勤买来很多有关山西风土民情、晋商历史的书籍,每天闭门认真阅读,开拍前,她特地先到乔家大院,请专家带她走访每一个角落,了解乔家发展的状况和历史

  4:蒋勤勤和陈建斌最初在这部戏的合作并不愉快,但随着越来越入戏,蒋勤勤发现“陈建斌的想象力特别丰富”,等到戏拍完,蒋勤勤和陈建斌就成了一对情侣

  5:在拍戏过程中,蒋勤勤和陈建斌经常争执不休。面对蒋勤勤的倔脾气,陈建斌给蒋勤勤起了“蒋特离谱”的外号,而蒋勤勤回敬陈建斌是”陈不靠谱“。之后全剧组都用这两个称号称呼他们

  6:陆玉菡出嫁前额头上是轻巧的几缕刘海,婚后是一大撮浓密的刘海遮住脑门。对此蒋勤勤查了许多照片,发现刘海有许多梳法,为了真实,蒋勤勤把化妆师整好的刘海儿又剪短了

  1:剧中陆玉菡将自己唯一的一件白色皮袄送给了江雪瑛,不料没多久她又穿上了这件送过人的白色皮袄,而剧情中并无收回白色皮袄的过渡

  2:乔家收了100多万两银子的高粱,随后乔致庸又用老丈人的100万两银子再次收了一批高粱,而他老丈人分析竞争对手“达盛昌”所有银子调集起来也就60万-80万两。但在无任何暗示的前提下,最后“达盛昌”居然把乔家所有库存高粱都给收了

  《乔家大院》以历史上实有其人的山西祁县乔家第三代代表人物乔致庸的经历为原型进行创作。乔致庸为乔家中兴时期的当家人,亦是晋商商业理念的代表性人物。乔致庸掌家期间也是乔家的经商事业最为繁盛的时期。清末,乔家在全国各地有票号、钱庄、当铺、粮店等200多处,流动资金达千万两之多,再加上土地、房屋等不动产,资金有数千万两

  该剧的制片人由第二届“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得主孟凡耀担任,编剧由海军创作室创作员朱秀海担任,此外剧组还专门邀请了乔家大院的第七代传人乔燕和担任该剧的总顾问,并专门成立了创作顾问团、创作策划组,而山西省晋中市市委宣传部、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县委县政府、山西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和“乔家大院——祁县民俗博物馆则作为该剧的协拍单位

  2005年3月3日,该剧正式开拍。为了真实反映清末乔家大院的情况,摄制组在山西祁县千处民宅中最为出名的乔家大院实地取景拍摄

  《乔家大院》通过剧情故事塑造的银屏人物,将乔家的商德、晋商的商经娓娓道来,在人物剧情的烘托中,将晋商的经营之道形象直观地表现出来。比如晋商的经营诀窍,晋商的经营艺术,就是通过剧中人乔致庸、孙茂才、马荀几位的口中讲出;比如商号的任何人都不得任用私人,私自拆借银子给店号造成损失的,违反店规喝花酒、捧戏子的,都要受到惩罚,轻则问罪,重则开除出号;比如激发号内所有人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给号内伙计增加分红身股,奖罚分明,事业留人等等,这些都对现代的经营管理有所启示。

  《乔家大院》以历史题材反映现实精神,通过主人公乔致庸跌宕起伏的从商经历和人生历程,深刻而又生动地展示了晋商文化中以诚实守信为本,以见利忘义为耻,重信重义,百折不回的精神品质,通过艺术表现,以润物无声的方式唤醒人们心底的荣辱观,满足了人们追求高尚文化氛围的需求。

  a《乔家大院》让观众感触到了晋商的辉煌和悲壮,让人们明白晋商成功的关键在于儒商精神,而儒商精神根本在于“仁义礼智信”,这也是现代商业社会所缺失的。

  《乔家大院》这部戏好看,在于它具有浓郁的地域色彩,表现了山西独特的民情风俗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剧中不时出现的由胡胡和二股弦演奏的晋剧音乐旋律,把观众一下子就吸引到充满晋中乡土味的氛围里。建筑精巧、错落有致的深宅大院显示着晋中富商的气派。家具摆设、窗户剪纸、中堂条幅,以及衣服鞋帽、梳妆服饰等等,无不具有大户人家的风范。至于婚丧嫁娶、喜庆节日,更是晋中民俗的集中展示。还有那些在祁县城里、包头地面所出现的,具有时代特点和地域色彩的乔家大大小小的商号、票号、钱庄、当铺、粮店、油坊,以及驼队、轿车等等,都成为晋商写在历史文化上的印记和符号。

  《乔家大院》有三处硬伤。第一,该剧剧本的低智商严重影响了人物的魅力。有观众在看的过程中却发现该剧的故事漏洞百出,比如乔致庸的对手派人监视乔家,居然就在乔家大门口安插了一个弹棉花的,每天在门口道听途说两句,然后回家汇报给主子,说“得到了确凿消息”,对手就信了,因此中计,这种弱智的对手居然成了乔致庸的心腹大患,实在让人不得不低估乔致庸。第二,由于胡玫是女导演,该剧中的武打部分实在是太粗糙了,而且群众演员的笑场经常能在剧中看到,剧中有一个对打的场景,两人的武器不断地轻碰,两个兵居然都带着微笑。第三,该剧的背景音乐大部分时候和故事严重脱节,而且剧中很多配乐片段给人莫名其妙的感觉。

  《乔家大院》是想描述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历史,作为这部戏的核心人物,陈建斌在剧中不仅有扮嫩的嫌疑,而且随着剧情的发展,陈建斌的表演有些夸张、失控。陈建斌虽克服了读书人儒雅、迂腐、端着架子的毛病,却落入了恣意妄为的另一个极端。比如,既然接受了嫂子娶陆小姐以解乔家之困的建议,却还像一头斗兽一样发疯般反复踢被子、踹东西;再比如动辄粗声大嗓耍“威风”等等。虽然观众没要求陈建斌将乔致庸塑造成一个谋略满心、呼风唤雨、行若大吕的极品男人,但他放得太过,有时候更像一个“毛头”,与历史上晋商的含蓄内敛反差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