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如懿传 >

如懿传【35】剧情介绍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10-05 18:37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海兰跟如懿提起听皇上的意思是要立永琮为太子,如懿道永琮是嫡子,自然是储君之

  海兰跟如懿提起听皇上的意思是要立永琮为太子,如懿道永琮是嫡子,自然是储君之选。永琮生下来也有三个月了,却得了两次风寒,身体这般孱弱,皇后很是担心。齐太医表示七阿哥是早产儿,体质格外孱弱,必须仔细再仔细地养着。富察夫人询问齐太医,皇后的身子能否再生一个。齐太医道皇后畏热畏寒之体,想要遇喜是难于上青天。

  今日是七夕,皇上和如懿一起赏天上繁星,如懿希望和皇上能长长久久地在一起。皇后产后虚亏,后宫事情不能料理,如懿曾协理过六宫,皇上与如懿商量,就由如懿料理后宫。如懿认为自己做事不够仔细,提出与纯贵妃一同打理。皇上称纯贵妃虽性子温柔,但耳根子软,没什么主见,六宫事务繁杂,怕是帮不了如懿什么忙。

  中元节这日,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永琮一个晚上都哭哭啼啼的,皇后便请了尊佛像在一旁供着。嘉妃恰巧今日生产,却一直生不下来,卫嬿婉心中愤恨嘉妃,在心中默念疼死她。贞淑让卫嬿婉去请皇上前来,卫嬿婉冒雨来到养心殿,然而皇上此刻正与高斌在议事,吩咐过不能打扰。

  李玉见卫嬿婉被雨淋湿了,便安排进忠送她回启祥宫。进忠知道卫嬿婉在启祥宫经常被欺负,见她生得漂亮,便问她敢不敢赌一把,自己若帮她把事情办成了,以后她就在皇上跟前做自己向上爬的梯子,若是不成,跟了自己,谅来以后也不会被欺负。卫嬿婉想着一直以来被欺负,便答应赌一把。

  嘉妃愤愤不平,生下八阿哥,可皇上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连满月的赏赐都只是按规矩来,可永琮却足足多了十倍。七阿哥一出生就被赐名永琮,可八阿哥都满月了,皇上才让内阁拟定叫永璇。卫嬿婉在嘉妃生气的时候端来热姜水给她擦拭身子,太医说这样才不会让寒气入体。嘉妃正在气头上,又怪罪卫嬿婉在自己生产那日没有请来皇上,直接将那盆水倒在了卫嬿婉的身上,卫嬿婉因此对嘉妃更加愤恨。

  如懿去长春宫给皇后请安,途径御花园时与嘉妃相遇,嘉妃故意在如懿面前欺负折磨卫嬿婉,如懿为卫嬿婉说话,嘉妃却说是管教自己宫中的婢女。就在这时皇上走了过来,进忠暗示卫嬿婉,卫嬿婉哎呦叫了一声。皇上询问是什么声音,进忠称怕是哪个宫女挨了打,脸上受不住疼。皇上让进忠把人带上来瞧瞧,进忠将卫嬿婉带到皇上面前。皇上夸她生得挺伶俐,站在凌霄花下,到有几分像如懿的模样。

  进忠让卫嬿婉给皇上请安,卫嬿婉说道奴婢樱儿给皇上请安,别有心机说自己本名叫卫嬿婉,樱儿是嘉妃赐给她的名字,用的是樱花的樱。皇上看见卫嬿婉脸上的伤,卫嬿婉说是嘉妃下手轻,自己肤色白,显得重了些。皇上又看见卫嬿婉手臂上的伤,将嘉妃怒斥一顿,并且指责嘉妃明知道如懿的闺名叫青樱,却还给卫嬿婉取这样的名字,实在是放肆无礼,嘉妃赶紧请皇上恕罪。

  皇上让卫嬿婉叫回原来的名字,以后也不必回启祥宫。如懿心中惦念着之前答应凌云彻的话,便道卫嬿婉这个年纪离宫归家也是好的,请皇上给她许个婚,像是侍卫什么的,也好安慰她这些年在宫中受到的苦楚。皇上倒是觉得卫嬿婉伶俐,把她带到御前当个宫女,问如懿觉得如何。如懿问卫嬿婉是不是想出宫回家许个婚,卫嬿婉在犹豫,一旁进忠出言提醒。卫嬿婉道自己自进宫以来,一切都是皇上的,愿侍奉皇上左右。皇上便让进宫带卫嬿婉去养心殿先学规矩,然后命嘉妃回去思过,不必去长春宫请安。

  如懿有些难受委屈,抱怨皇上很是抬举卫嬿婉。皇上说嘉妃欺负卫嬿婉是有意折辱如懿,把她调到御前,嘉妃就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就不敢再欺负卫嬿婉。回去的路上,如懿闷闷不乐,她是想起凌云彻的托付而难受,卫嬿婉这也算是出了启祥宫,可凌云彻跟她怕是再没有可能了。惢心以为皇上看上谁大可下旨收了她,何必让人教她御前宫女的规矩。如懿提起卫嬿婉对皇上是动过心思的,让惢心还是去知会凌云彻一声,虽说还是可能留不住卫嬿婉,但希望凌云彻这次不会像之前那般苦恼。

  进忠告诉卫嬿婉,就算进了养心殿,也只是个宫女,没什么出息,只有皇上册封她为妃嫔,才有一条好路等着她走。进忠让卫嬿婉换好养心殿宫女的衣服,让她一会去给皇上奉茶谢恩,好好笼住皇上的心。

  卫嬿婉来到养心殿,跟皇上提起之前他们在御花园见过。皇上想起了那日之事,但还是让卫嬿婉别会错意。卫嬿婉称皇上衣服的尺寸大了,自己以前在四执库当宫女,知道皇上衣服的尺寸。皇上闻言便让卫嬿婉为自己量量,卫嬿婉伸出手在皇上的腰上量尺寸,此时进忠闯了进来,皇上见状便封卫嬿婉为答应,赐居永寿宫,今晚侍寝,同时还拨两个宫女给她。

  卫嬿婉去侍寝的路上看见凌云彻,她对凌云彻说别人侍寝都是坐着凤鸾春恩车,她却是走着去,她倒是想看看从一个宫婢到来日的宠妃,这条路有多远,只要凌云彻不阻碍她的前途,她一定会走得很远很好。

  父亲破产,我竟被无良后着嫁给一个冷血无情又行为乖戾的魔鬼......

  山雨欲来,谁能阻挡?熬得过去的就好好活下来,熬不过去的就成了吹落的残枝败叶。

  真是可笑!曾经履冰雪,践荆棘,这样千辛万苦走到他身边,蒙他所爱获得与他并肩而立的资格,也不过是陪衬来日的新人笑罢了。

  那斜阳带着凄厉的血红色,像是谁把一整桶血都泼在了天上,任由它四溢滑落,渐渐天色亦昏暗下来,那血亦成了枯涸的血痕,黑红黑红地黏在了天边。